勾奇志

2014-09-23 20:26:58 来源:中国宗教艺术网 点击:



艺术家简介:

 
      勾奇志,1963年生于北京。1980年在新华通讯社工作,1982年调入中国青年报社工作,中国钢笔画联盟会员、河北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长城书画院特聘画家、中国书画研究社会员、步云轩书画社理事、文化部中国世界民族文化促进会会员、清华美院北派山水画师恩钊高研班班长。
      勾奇志以国画,油画及钢笔画为主要创作语言来反映现实生活,题材广泛,重视写生,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通过长期刻苦努力和探索,形成了独特画风,作品在80至90年代初中国青年报及中国环境报等、全国各大报纸及杂志相继发表作品,并且经常参加国家级重要展览,被日本、美国、丹麦、东南亚及台湾等地的收藏家收藏。
 
艺术成就
      1988年参加中国新闻系统摄影书画展,1992年组建北京峤逸美术创作工作室兼指导老师,2009年华人世界期刊第8期专题“执着的守望者”介绍勾奇志及作品,2009年在全国第三届钢笔画大展上,作品《冀南老宅》《丛台小景》获大展优秀奖,2009年入选由天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画册《全国第三届钢笔画大展优秀作品集》,2011年9月3日在温州美术馆举办的全国第五届钢笔画大展上,作品《秋实》《黄粱梦—吕仙词》入选精品展,2011年入选由天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画册《全国第五届钢笔画大展优秀作品集》,2011年第11期《华夏收藏》杂志画家天地栏目中,专题:“实力派画家——勾奇志”介绍了画家本人及其作品,2012年中国工艺美术网专题:“三晰画家勾奇志的艺术道路”全面的诠释了画家在国画、油画以及钢笔画方面的艺术成就,2012年11月30日中韩基督教文化巡回展石家庄展,山水画《绿水长流映明月》《太行晨曲》钢笔画《桃花谷》入选,2013年10月考入清华美院北派山水画师恩钊高研班,2013年12月中韩基督教文化巡回展韩国仁川展,山水画《夕阳上外山》、《山水长卷》入选,2013年12月2013故宫太庙全国高校艺术美育优秀成果展,山水画《七度清秋》《溪山系列》获一等奖,2013年12月被中国长城书画院聘为特聘画家,2014年1月清华美院高研班毕业展。
 
作品展示:

福音到山村
 
                                                                                           各各他山

                                                                                     明月映照千秋壁

月光


梦-故乡


太行魂
 
水墨丹青画人生
——三栖画家勾奇志
文:靳耀华
 
      熟悉勾奇志的人都知道他为人谦和,豁达开朗,做事低调,从不张扬,圈内人都称他小勾,虽已过中年,但他活泼好动的性格使他还是显得年轻了许多。我与他相识已有二十几年,从他的早期作品中不难读出他对传统绘画有着深入的研究与领悟,从宋元诸家到石涛、八大、大千、宾虹无不刻苦临习。之后他并不满足于前人窠臼,八十年代又对泼彩泼墨大写意山水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直画的混天黑地才能尽兴,从一尺斗方到丈二,无论画面大小,从不打底稿,总是一挥而就,体现出画家深厚的基本功力。多年来他通过对传统经典及西方美术的深入研究对艺术的本质有了清晰的认识,只有不断吸收不同的养分才能壮大自身的实力。早在中学时期他就受过严格的美术基础训练,并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他千里迢迢,风餐露宿,行走在大山之中进行写生创作,对中国画、油画以及钢笔画都有着很深入的研究……在创作的同时还一直从事美术基础教学工作,他教的学生都能由浅至深地学到完整的美术基础知识。近日我又见到了他新创作的一批钢笔画写生作品,其中不乏精心之作,与其近年来创作的水墨人物系列画不分伯仲。总之有了对意境的追求才能有高品味的作品,使每一幅画如同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愿他真切地感受到艺术创作中的快感。
 
此心安处是吾乡
文:墨隐
 
      走过多少蜿蜒曲折,看过多少云来雨去,才会明白幸福原来就是山脚下的那片树荫……然而,不是到达过山顶,我们一定不会如此甘心,如此安心。
      金圣叹说:豪华落尽见真淳。所有的炫丽光环褪去,所有的细枝末节被舍弃,生命回归到本源的纯净,于是,山还是山,树还是树。勾奇志先生的画作即是回归后的纯净。《冀南老宅》、《桃花谷》系列、《太行明月》尤其令人心动。
      随着奇志先生描画的线条,一点一点回到儿时,打开记忆中最初的清晨……
      日出而作
      最先醒来的是大大小小的鸡,公鸡喊明了天,母鸡咕咕觅食。
      一声清丽的鸟鸣,叫醒了一个春天,叫开了第一树桃花。远处的树还未睁开梦眼,在山风的吹动下,打着呵欠,伸展腰肢。篱笆门吱呀一声,惊飞了枝上的鸟儿,鸟雀拍着翅膀,扑棱棱飞远了。
      薄雾曦微。山路隐隐。
      方口布鞋一步一个脚印,踩醒了草尖上的露珠。树木森森,流水有声。空气都是温润的,停住脚步,闭上眼睛,深吸一口山谷清晨特有的青草气,混合了甜丝丝的桃花香……扎着马尾辫的孩童一步三跳跟在大人身后,时而摘朵野花,时而踢一下脚边的石头。看一眼山那边的太阳出来没有,睡在花瓣里的蝴蝶也会跟着太阳初升醒来的。
      桃花是静如溪水的日子里的一抹绯红,是亘古不变的土地上的浪漫梦想。桃花谷,是地图上星罗棋布的小点中的一个,也是心中不灭的梦。武陵人已远,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生活像树的影子一样,隐约如昨。钢筋、水泥、灰蒙蒙的天空……我们的世界足够坚硬了,常常心灵蒙尘而不自知。一朵野花、一径绿草、一棵大树却每每让人动容,让心灵柔软细腻到吹弹可破。而柔软的心灵,更接近本性,接近本真。本真,是抵达事物本质的前提。有赤子之心的人,才能敏锐地接收各种信息,才能与万物对话,由理解而包容,从而生发出更新、更高的智慧。而勾奇志先生的画正充分表达着这样的思想。
      一路走,一路与树擦肩而过。那些或氤氲如烟或纤纤如芽的树木静立无言。
      阳光把树的影子拉伸、拉长。春的娇嫩已然褪去,夏的热烈归于平静,秋的萧索已经沉睡。冬,像历经世事愈发淡然从容的女子,岁月,只会增加她的魅力。雪,是一首无言的诗歌,聆听世音却不急于表达自己。雪落无声,村庄笼罩在淡淡的烟霞中。宁静,祥和,如生命最初的纯净。
      日影西斜,西天的云彩渐淡渐无影,大地被墨色晕染开来。
      日落而息。
      锄头、荆条筐也休息了。
      换上干净衣衫,坐院子里。瞭一眼天空,房角的青山绿树有泼墨的轮廓。温热的气息弥漫,和着草香的清风一阵阵扑来。晚归的鸟儿,隔着夜色送来一两声鸣叫。
      月亮升起来了,圆而亮,照着巍巍太行,照着流水淙淙。夸父手杖变成的桃林,还在太行山中花开花落。层峦叠嶂,树木蓊郁,气象森然,其铮铮铁骨,大气磅礴,极具阳刚之美。太行的魂和女娲、精卫、夸父、愚公精神融为一体,诉说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照人,明月照山。岁月似乎飘飞了一千年,还要继续无声无息地飘过去。
      明月无言,太行无言。
      此心安处,是吾乡。
(曾政整理)

上一篇:李精圃
下一篇:王澜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