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齐民

2014-09-19 19:32:06 来源:中国宗教艺术网 点击:



艺术家简介:


      张齐民,1956年出生。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职业画家,居士出身,对宗教哲理有浓厚兴趣。现居北京宋庄艺术区,曾在全国发表油画作品数十幅,多次参加全国及省市画展并获奖,多幅作品被日本、韩国、港台及国内画廊、艺术机构收藏。
      近年艺术活动:
      2009年6月中华世纪坛《展望·学院精神·09》油画作品展,10月文化部《自由惯性》油画作品展,11月798先声画廊《均衡与延续》油画作品展;2010年9月中华世纪坛《学院精神2010》第二届油画展, 10月宋庄松美术馆《异曲同工》画展;2011年12月中华世纪坛《学院精神2011》;2013年1月中华世纪坛《“对象世界”小幅油画邀请展》。
 
张齐民在创作
 
作品展示:

《莫高窟印象》(油画,2012年)
作品说明:千年时光,亦是积淀,亦是洗炼。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而法门无二。莫高窟之印象,在于眼,也在于心。见之可清静、可喜乐、可颖悟、可超脱……画亦如是。
 
《知见障·一》(素描,2014年)
作品说明:思想没有边际,人的思维却有框架。知见障,似坚不可摧的重峦巨岩,重重束缚,重重阻隔,遮挡了心灵前进的道路。然而,只要不断精进,终有一日打破虚妄,在天光倾泻中荡去尘埃,明心见性。莫道前路多艰险,一角青空已现前。
 
《知见障·二》(素描,2014年)
作品说明:衣食父母,尘寰人间,“我”由此而来,由此而生,由此而成。曾几何时,他人所知变成我的所知,他人所见亦是我的所见,他人的眼中有个“我”,“我”便是他人眼中的模样。喜怒哀乐因之而来,压抑分裂因之而生。清远禅师则云:“着肉汗衫如脱了,方知棒喝逛愚痴。”
 
《大傩》(油画,2010年)
作品说明:秦汉时,于腊日前一日,集童子百余人为伥子,以中黄门装扮方相氏及十二兽,欢呼舞蹈,驱疫辟邪,称为“大傩”。“大傩”中,舞者有的敲起大鼓,有的手执火炬,化身神灵及神兽,与看不见的疫病和鬼怪相逐。疾呼的你不是你,狂舞的我也不是我,喧闹的极致反而导向心的空灵,神灵便在此时悄然降临。亦或,神灵本来就在人们的心中,是你,是我,是每个人皮相下的一泓性灵。

思辩式风格的张齐民
 
      张齐民最近又画了许多画,我觉得他的画越来越有独特的韵味。他的父亲是一位旧式文人,诗书画兼能,母亲则是信佛的居士。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于中国古典文化,尤其是佛教的哲理和思辨一直有着发乎天然的兴趣。他本人自幼学画,后来又在中央美术学院受到纯粹西方式的美术教育,有着深厚的写实功力。但家庭背景的耳濡目染总是不知不觉地显现,他近年的一些油画和素描中,越来越偏向佛教式的感悟和思辩味道,似乎融合了对世界、对人生、对本我的再认识。其绘画的内在精神接近于中国古典绘画中的“禅”意,而以油画和素描展现出来,却又别具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力和直观性。给我感觉是:他是在以画笔进行思想的探索和哲学的思辨。
 
      事实上,既具备东方式思辩精神又有这样深厚扎实的基本功的画家并不多见。从绘画的基本功来说,他并不比当前中国最好的画家逊色,甚至早在十几年前就从事过超写实的研究和创作。但他却不满足于走在别人开创的道路上,而是致力于以全部所学和深厚的功力表达自己独特的感悟,让它们与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灵魂相契合。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果手中的画笔不具备足够的表现力,何谈创造?何谈思辩?张齐民创造的形象语言是一种思辩的语言,他以这种语言拷问艺术,也拷问思想;形象语言的纠缠、交错、重叠、隐显正如人们在追寻宇宙与人生的真理时从疑虑纠结到有所颖悟,再到反观内心、反复求证,最终看到光明的心路映像。画面充满张力,绘画语言直指人心,让人在看到的同时,即通过形象受到情绪的感染,从性灵上受到触动。这与那些以简单再现的形象、图解的方式表达想法的“说明文”式的绘画有本质的不同——那种绘画,其实只看画面的说明文字就够了。同时,他的画与国画家所画的“禅画”也不同,近年来,很大一部分国画家对“禅”的理解有着趋同性,在画面上一味求简,笔法上偏重率意。并不是说求简不好,而是“简”并不是“禅”的全部,“禅”也不是佛学思辩的全部。对于宇宙、人生的至理,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和独特的路线。至少在这方面,张齐民是在自己开创的路上前行。
                                             (曾政编辑)

上一篇:张宝洲
下一篇:祖京强